Menu
Woocommerce Menu

特种部队中的一个传奇,在越南还有450名已知的美国战俘以及两倍于这个数字的失踪人员

0 Comment


在11月20日晚上11时18分,象牙海岸行动正在进行。经过170次以上的紧张演练,积累了丰富经验的突击队员和机组人员确实做好了应对各种可能的准备。
参谋长联席会议就山西战俘

截至1970年十一月,在越南还有450名已知的美国战俘以及两倍于这个数字的失踪人员。有报告显示美国战俘们正在经受残酷的生存状况,折磨以及饥饿。

我们要拯救关在Son
Tay战俘营里的70名美军战俘,也许可能更多。那些战俘有权利期待自己的战友这么做,而这个目标在河内以西仅23英里。——亚瑟“公牛”西蒙斯上校(Colon

1979年5月21日,特种部队中的一个传奇,早早地离开了人世。亚瑟“公牛”西蒙斯于60岁时去世,并被安葬在佛罗里达州彭萨科拉的巴兰卡斯国家公墓。他曾经是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在11月20日晚上11时18分,象牙海岸行动正在进行。经过170次以上的紧张演练,积累了丰富经验的突击队员和机组人员确实做好了应对各种可能的准备。

截至1970年十一月,在越南还有450名已知的美国战俘以及两倍于这个数字的失踪人员。有报告显示美国战俘们正在经受残酷的生存状况,折磨以及饥饿。

我们要拯救关在Son
Tay战俘营里的70名美军战俘,也许可能更多。那些战俘有权利期待自己的战友这么做,而这个目标在河内以西仅23英里。——亚瑟“公牛”西蒙斯上校(Colonel
Arthur “Bull” Simons)

1979年5月21日,特种部队中的一个传奇,早早地离开了人世。亚瑟“公牛”西蒙斯于60岁时去世,并被安葬在佛罗里达州彭萨科拉的巴兰卡斯国家公墓。他曾经是最优秀的特种部队指挥官之一,只是因为受基础教育缺乏的拖累,没能成为将军。

参谋长联席会议就山西战俘营突袭行动对联合应急任务组指挥官Leroy
Manor准将在行动后所写的正式报告进行深入调查后,表明对于那些自愿前往战俘营参与行动的人员不计代价也没有加以限制。

象牙海岸行动是一次由空军将陆军绿扁帽成员运送至河内以西23英里处的西山的一个小战俘营的行动。此次袭击由亚瑟·“公牛”·西蒙斯上校(Colonel
Arthur“Bull”Simons,对,就是前几天说的那个公牛席梦思)以及56名为此而训练的绿扁帽成员实施。这个任务失败了,但在战术层面上被认为是成功的。突袭人员不知道的是,就在行动开始前,倾盆大雨淹没了监狱,迫使越南守卫把战俘们转移到了另一处地点。战俘们就在沿着路再走几英里远的地方看着袭击展开。

图片 5

西蒙斯官至上校,即使他参加了三场载入史册的着名营救行动,但由于他在漫长的军事生涯中是典型的“沉默专业人士”,很少有人为他着书立传。那么”公牛”西蒙斯到底是谁?

为了行动成功要考虑的每个必要事项都进行了头脑风暴、评估,接受或者反对或者修改,然后进行训练。指挥部只选择了最优秀的300名自愿参加一项未公布其目标或意图的未知任务的人员。事关此次行动各个阶段的安全是最严苛的。最终在午夜前离开乌隆的就是其中一支最合适、作战经验最丰富、曾经执行过任务的特种突袭部队。从Armalite公司的单点步枪瞄具和CAR-15到Simons小队“严重超载”的封装炸药都是为了“最大可能避免人员暴露并确保摧毁目标,”不留任何机会。

然而,
这次突袭被视为一次成功的行动,而且他们杀了至少50个守卫,同时只有两起非常轻微的人员伤亡。空军还成功把他们从当时地球上防守最严密的空域中送进并撤出。

到1970年春为止,被北越捕获、已知姓名的美军战俘有450人之多,除此之外还有970名美军军人失踪。其中一些战俘已经被关押达2000天之久,关押时间已经超越美国历史上任何一场战争中的战俘。除此之外有情报报告指出,越南关押美军的战俘营条件非常恶劣,战俘受到残酷无情的虐待乃至导致死亡。

图片 6

同样还要求突击队员进行近距离格斗训练。通过没日没夜无数次野外和真实射击演练,突击队员已经大大提高了射击能力。到行动发起日时,他们能够以前所未闻的实力、出其不意的、精准的猛烈行动打击敌人,履行殿后护卫的职责。这就是为何不仅有Simons的支援小队和Sydor的小队都能够有效杀伤所有与其作战的敌人。

对营地的辨别:在1970年的五月份,在SR-71以80000英尺的高度抵达该区域上空并拍下显示出至少55名美国战俘的区域照片后,五角大楼发现了这个营地的所在。此举的契机?离营地仅仅5英里开外就驻扎着12000名北越士兵。

1970年5月,航空侦察照片显示河内以西有一个战俘营。具体位置位于Son
Tay,距离河内37千米。其中一张航拍照片能识别出泥地里有人画了一个巨大的“K”——这是“来接我们”的代码。在距离河内以西30英里,另一个名叫Ap
Lo战俘营中,航拍照片显示了三个字母SAR,显然是战俘营洗衣房中发送出来的信号,并且有一个带箭头的数字8,意指他们被强迫劳动的区域需要步行8英里。

早期生活和事业:西蒙斯于1918年出生于纽约,但在很小的时候他就搬到了密苏里州,并就读于密苏里大学哥伦比亚分校,以新闻学学位毕业——这很有意思,因为后来他很鄙视那些专坑美国战士们的记者。

“我们在位于佛罗里达的Eglin空军基地进行训练时,有人警告可能会犯这样的错误…我在琢磨出路时没有留意最后的检查点。我没有寻找道路或河流,据说就在监狱外面。当我看到建筑结构的轮廓时,我知道那就是我要找的目标。”

行动策划始于八月初。西蒙斯被任命为此次突袭部队的指挥官并从驻扎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本宁堡的第六和第七特种发展群中挑选了500余名志愿者。

图片 7SR-71

他参加了预备役军官学校并于1941年毕业,而且在学校中他遇到了自己未来的妻子露西尔,两人的婚姻持续了37年,直到她于1978年因癌症逝世。他的第一次部署是在第98野战炮兵营担任少尉。第98营是个被骡子拖着的单位,而西蒙斯则是一个不快乐的露营者。当他的部队解散时,其被编入第6游骑兵营,由
Henry Mucci 中校指挥。

Warner Britton中校-摘自“在飓风之眼”

为突击队所选择的训练设施是位于佛罗里达州埃格林空军基地的杜克菲尔德。空军方面的策划人挑出关键的空军指挥官,后者又选出了他的机组人员。直升机和A-1“天袭者”攻击机的机组成员以及从东南亚地区作战归来的人员被教官聚在了埃格林。两组C-130E“战斗禽爪”I型飞机也被从德国和北卡罗来纳州的中队调了过来。

SR-71“黑鸟”侦察机提供的航拍照片显示,Son
Tay的战俘营处于“使用中”。SR-71侦察机多次以3倍音速从80000英尺高空掠过北越,拍摄了大部分Son
Tay战俘营的照片。

图片 8

距离山西监狱不到500米的中学早已不再开展普通人的教育。情报显示,在临近地区还有其他设施已经改为综合军事设施或后勤中心。根据Alfred
Montrem为空军学院所做的一份详细报告(“山西战俘营突袭行动中空军扮演的角色,1978年),Walter
Britton的副驾驶称这所加固的学校兼军事兵营与战俘营很相似。这两处外观看上去很接近,不过兵营有一栋两层的建筑,而战俘营则没有这样的建筑,这样就可以区分它们。

图片 9

图片 10Son
Tay的航拍照片

游骑兵时期的Simons

Manor有关这次行动的报告压根没有提到这所曾作为学校或是“中学”的设施。报告认为这个地方当时是一处“目标以南400米的综合军事设施”。Montrem少校告诉笔者,在1992年第一次公开访谈时,他记起突袭期间他的飞机多次飞过那里时,在战俘营围墙内的两层建筑顶上“看到奇怪的无线电或电视天线”。虽然Ken
Conboy的文章中包括一张据称是在“突袭之后那天”拍摄的北越军照片,只有一栋损坏的建筑物,据告知这个单独的设施就是原来的学校。综合大量航空照片和情报分析,美国人带领的侦察小队自己对设施布局和实际状况的认定(并未提到Simons及其22名突击队员的任务汇报)都否定了这个糟糕的报告错误。

大家没得到任务简报,只是被简单告知任务是危险的。

战俘营本身在开阔地上,周边都是水稻田。附近驻扎有兵力12000人的北越第12团。此外附近还有一所炮兵学校、一个补给站和一处防空阵地。

西蒙斯成为了B连指挥官并且之后成为副营长。他作为游骑兵的第一个任务是炸掉日本的电台。这场行动的故事由
H. Ross Perot 向 John Gresham 讲述,被记录于《The Year in Special
Operations 2010 – 2011》

说明:在研究这张照片时,我注意到所有的窗户都装着横条…更像一座监狱。将照片中的建筑物与战俘营找到的建筑物示意图进行比较,这栋建筑物更像是位于监狱,而不是在“学校”。当然,除非北越军认为有必要让他们的中学生躲在窗户后面。此外还可以看到建筑物周围有很多树木。来自SR-71和无人机飞越上空时拍摄的示意图表明监狱区域生长着树木,从20英尺到40英尺高,Meadows及其突击小队后来发现实际这些树木几乎比预计的高两倍。

一共有219个人被选了出来:103名选自陆军的和116名空军的人员分别为突袭组、飞行机组、后勤保障组以及策划组运作。这只联合部队被称为“联合紧急任务小组”(Joint
Contingency Task Group, JCTG)。

距离该地500码处有另一被称作“第二学校”的建筑群,驻扎有45名守卫。让整个任务更加困难的是,福安空军基地就在Son
Tay东北约20英里。

“他们把西蒙斯和一队游骑兵送到了一个岛上,去摧毁一座日本无线电塔,”
Perot说,“他们在晚上通过潜水艇运输,浮上水面,用橡皮筏上岸。然后他们把这些筏存放在丛林中,然后是经典的西蒙斯风格,他把手下留在丛林里,然后自己在电台附近做了大量的侦察。他的目标营地里总共有16个敌人,其中一人一直在值班。他从来没告诉他的人,这些敌人必须觅食丛林中所能找到的任何东西,他们就这样在那守了30多天,而西蒙斯就等待合适的时机发动突袭”

Tampa
Tribune星期日周刊记者带着山西突袭行动的事迹再度拜访了退役空军军官Norm
Bild。Bild在佛罗里达的Hurlburt
Field参加军事课程时见过Meadows,前者在1995年两度前往越南。第一次仅限于南部,但是第二次Bid设法到了北越地区。

行动人员们制定了一个夜袭计划,其中的关键点在于:晴朗的天气和与地平线成35°角的上弦月以提供低空飞行时的最佳可视度。基于这些任务计划参数,两个执行任务的“窗口期”被确认了,也就是十月十八日至二十五日和十一月十八日至二十五日。

根据情报,因为战俘规模的扩大,Son
Tay的战俘营得到了扩建。很明显突袭营救行动必须非常迅速,否则越共在附近部署有空军,而且反击部队会再几分钟内到达现场。

最后,在一个晚上下起了季风雨。西蒙斯通过观察得知,守卫从来不低头看悬崖下方。于是他在暴风雨中背着炸药和一把刀爬上了悬崖,出其不意地突袭了守卫,用刀干掉了他,拿走守卫的枪,自己走进军营,将剩下15名还在睡梦中的日本兵全部打死。

他和自己的翻译探访了位于山西的村庄,并与了解那次飞行行动的村民交谈。一位21岁的越南人同意带两位访客前往监狱旧址,Bild在那里拍摄了几张照片,并找到了一小段监狱铁丝网。警察赶到,扣留了两人,在Bild签署声明承诺不再回到这里之后才被释放。Norm
Bid支付了20美元罚款,他成为已知的惟一一位近期到访并拍到山西监狱现状的美国公民。

在已经成为特种部队的传奇的西蒙斯的带领下,训练在埃格林的C-2靶场进行着。西蒙斯曾在二战期间参与了一次由第六游骑兵营实施的战俘营救行动。在突袭日本在菲律宾的卡巴那图的一个战俘营后,游骑兵们救出了500名熬过了巴丹死亡行军的战俘。袭击者们将一个数据精确不过做工比较粗糙的监狱大院的复制品用于演习,CIA为了让他们熟悉情况还做了一个细节完成度爆表的5英尺乘5英尺大的模型桌台。

Son
Tay战俘营本身并不大,被40英尺高的树木包围,阻碍了视线。仅有一个发电机和一条电话线。战俘被关在主建筑群的4个大型建筑里,周围有3座哨塔和7英尺高的围墙。因为战俘营的尺寸很小,围墙内只能降下1架直升机。其他只能在建筑群外降落。另一个问题就是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必须考虑天气问题。强烈的季风造成大雨倾盆,使得突袭得拖到晚秋。最终,突袭作战选定在11月进行,因为此时月亮的高低程度正好,既能保证良好的夜间能见度,又能让敌人的视线不良。

“他在一位优雅的女士面前跟我讲了这个故事,’……他趁敌人睡觉的时候解决了他们?’他告诉这位女性,‘女士,当在战斗中时,你不会去叫醒敌人然后说”让我们对决吧”’,当营地里所有敌人被干掉后,西蒙斯回到外面,自己一个人把无线电塔炸掉了,由于要发个信号通知手下任务已完成,所以他点燃了一根雪茄!他是个雪茄硬汉!之后公牛下山,在丛林里和他的手下会面。然后一行人绕过整座山,叫回了潜艇,并带着橡皮筏上艇回家。”

图片 11

空军的飞行员在C-130“战斗禽爪”和HH-3直升机里花了差不多1050个小时去练习它们的队形,并用前视红外雷达确保他们自己对任务状况了如指掌。

图片 12水牛猎手
无人机

图片 13

Bild在他拍摄的一张监狱囚室照片上镶嵌了一截从战俘营取到的铁丝。这张照片具有准确的参考价值。突击队员进行突袭训练时使用的示意图就是那些囚室。这些物品都是现在缅怀那次山西战俘营突袭行动的纪念物的组成部分,是为了纪念Richar
Meadows少校。

陆特那边的训练在九月九日开始,在九月十七日进入夜战训练并在二十八日和机组人员进行了一天演习6次的联合训练,其中三次在夜间进行。到十月六日,特种部队成员在复制建筑物内用实弹演练了涵盖该任务所有或部分内容的170个行动步骤。

国家安全局记录了附近北越军防空系统和炮兵单位的行动。除了“黑鸟”的航空侦察以外,几架“水牛猎手”无人机也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在越南上空执行航拍侦察,提供战术及战略情报。这些无人机是从DC-130“大力神”运输机上发射的,这些DC-130运作时停留在本方空域。在“水牛猎手”进行航拍侦察之后,这些无人机飞回预定地点降落,并取回机上拍摄的影片,无人机是可以重复使用的。在“水牛猎手”执行任务的巅峰期,这些无人机每个月执行30到40次飞行任务,任务区域在北越和毗连的印度支那空域,这些区域都是由共产军控制的。虽说有7架“水牛猎手”无人机在树梢之高飞越Son
Tay区域,但是航线都未能精确至具体设施上空。这使得位于奥福特空军基地的战略侦察中心战略空军司令部指挥所不得不指派SR-71侦察机来提供图像资料。获取战俘营侦察图像是当时战略空军司令部在北越的最优先任务,当时战略空军司令部的人员都深受获取侦察影像失败的影响。

后来,攻入菲律宾之后,在吕宋岛上,他参加了对卡巴那图战俘营的突袭行动。第6游骑兵营救出了将近500名战俘以及33名平民——这些人在巴丹半岛陷落后就一直被日军关押于此。游骑兵,阿拉莫侦察兵(译注:二战中的另一支战功彪炳的美军特战部队,只可惜于战后解散)以及菲律宾游击队总共干掉了523名日军,自己只损失了2名游骑兵队员,另有一名战俘在突袭中死于心脏病。由于在这场行动中的英勇表现,西蒙斯被授予银星勋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